炼数成金 门户 量化投资 区块链 查看内容

区块链是一项垃圾技术

2018-4-11 14:22| 发布者: 炼数成金_小数| 查看: 10635| 评论: 0|原作者: Kai Stinchcombe|来自: 云头条

摘要: 正是由于人们对区块链存在误解,才对于区块链的未来提出了许多让人难以信服的说法。篡改存储在区块链上的数据很难,但是以为区块链是创建具有完整性的数据的好方法那就错了。区块链系统本应该更值得信赖,但实际上它 ...

管理 存储 安全 区块链 比特币 区块

作者简介:Kai Stinchcombe是旧金山湾区True Link Financial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家多元化经营的金融服务公司致力于保护并提升客户的独立性和生活质量,提供一系列支付、投资和保险产品,主要面向退休人员。

正是由于人们对区块链存在误解,才对于区块链的未来提出了许多让人难以信服的说法。
篡改存储在区块链上的数据很难,但是以为区块链是创建具有完整性的数据的好方法那就错了。
区块链系统本应该更值得信赖,但实际上它们是世界上最不值得信赖的系统。

区块链不仅是垃圾的技术,还是糟糕的未来愿景。迄今为止区块链未能实现广泛采用,原因就是建立在信任、规范和传统制度上的系统运作起来天生胜过区块链设想的那种不需要可信任方的系统。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无论区块链改进了多少,它仍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
 
去年12月我写了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https://hackernoon.com/ten-years-in-nobody-has-come-up-with-a-use-case-for-blockchain-ee98c180100),阐述区块链不适用于任何实际问题。人们反对的主要不是技术方面的论点,而是希望去中心化会带来完整性。

不妨先从这个话题说起:Venmo是一种免费的美元转账服务,而比特币转账不是免费的。不过我在去年12月写了一篇文章炮轰比特币毫无用处后,有人回应:Venmo和贝宝(Paypal)在捞取消费者的钱财,人们应该改用比特币。

这真是区块链的非实用/未采用与区块链拥趸的坚定信仰之间的超现实对比!某人之所以成为了比特币爱好者,并不是由于他在寻找一种便利、免费的方式将钱从一个人转移到另一个人,然后发现了比特币,这点完全很明显。实际上,我坚持认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人:有一个问题想要解决,发现一种现有的区块链解决方案是解决该问题的较好方法,因此成为了区块链爱好者。

接受加密货币作为一种支付方式的零售商其数量在减少,而支持力度较大的企业(比如IBM、纳斯达克、富达、Swift和沃尔玛)雷声大雨点小:在媒体上大肆宣传,却鲜有实际部署。就连最知名的区块链公司Ripple也没有在其产品中使用区块链。你没有看错,Ripple这家公司认为:跨国界转账的较佳方式就是不用Ripple币。

区块链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技术,而不是隐喻
为什么大家对实际上没啥用处的东西怀有如此高涨的热情?

人们对于区块链的未来已提出了许多叫人难以相信的说法――比如说,你应该将区块链用于AI,取代谷歌和Facebook所搞的那种行为跟踪。这归咎于对区块链存在误解。区块链不是宇宙中实实在在的东西,你无法把什么“塞入”到其里面,它是一种特定的数据结构:线性事务日志,通常由计算机来复制,计算机的所有者(名为矿工)因记录新事务而得到奖励。


在《黄金罗盘》(The Golden Compass)中,灰尘漫布于全世界。灰尘是由意识组成的,本身具有意识,可以凝结成天使。区块链并不像这样。

这种特定的数据结构有两点很诱人。一点是,任何区块的变化会使后面的每个区块无效,这意味着你无法篡改历史事务。另一点是,只有你与其他每个人处理同一条链,才能够得到奖励,所以每个参与者都有动机去达成共识。

最终结果是一个共享的、可靠的历史记录。此外,由于为自身利益行事的每个人达成了共识,添加虚假事务或者使用不同的历史记录完全意味着你得不到报酬,而别人都得到报酬。以数学手段来确保各方遵守规则――不需要政府或警察过来告诉你记录的交易是虚假交易(或者索要贿赂或欺凌参与者)。这是个很棒的想法。

所以总之,区块链技术是这样的:“让我们创建一个序列很长的小文件,每个文件包含前一个文件的哈希值(hash)、一些新数据以及解决数学难题的答案,每隔一小时就将一些钱分给愿意在其计算机上为我们证实和存储那些文件的任何人。”

而区块链隐喻是这样的:“如果每个人都将记录保存在不属于任何人的防篡改的存储库中,将会怎么样?”

表明这个区别的一个例子是:2006年,沃尔玛推出了一款系统,以便从田地到商店全程跟踪香蕉和芒果。2009年,由于让每个人输入数据方面遇到了后台问题,沃尔玛放弃了该系统,它在2017年重新推出了基于区块链的该系统(当时大吹大擂)。如果有人过来跟你说“芒果采摘者不喜欢输入数据”,回答“我知道:让我们创建一个序列很长的小文件,每个小文件包含前一个文件的哈希值”是毫无意义的,但是回答“如果每个人都将记录保存在不属于任何人的防篡改的存储库中,将会怎么样?”至少做到了有的放矢!

基于区块链的可信赖性实际上分崩离析
人们把区块链当成是“确保完整性的具有未来感的魔杖”――对某个问题挥挥区块链,你的数据就会有效。对于人们希望有效的几乎任何方面,区块链都被认为是解决之道。

诚然,篡改存储在区块链上的数据很难,但是以为区块链是创建具有完整性的数据的好方法那就错了。

要明白为什么是这样,不妨从实践切换到理论。比如说,不妨考虑区块链的一种被广泛提议的使用场合:购买带有“智能”合约的电子书。区块链的目的是,你不信任电子书卖家,卖家也不信任你(因为你们就是互联网上的两个个体),但是由于它使用区块链,所以你可以信任交易。

在传统系统中,一旦你付了钱,希望会收到书,但一旦卖家收到你的钱,对立根本没有动机去发货。你依赖维萨或亚马逊或政府来确保交易公平――结果很容易上当受骗!相比之下,在区块链系统中,通过将交易作为不属于任何人的防篡改的存储库中的一条记录来执行,货币和数字产品的转账/转移是自动化的、原子级的、直接的,撇开了仲裁交易、规定条件,并从中提成的中间人。这不是对大家都有好处吗?

嗯。也许你在编写软件方面非常熟练。某位小说家提议使用智能合约时,你要花一两个小时来确保合约只提取相当于约定价格的金额的一部分,并且确保这本书(而不是另外某个文件)会确实送达。


一名电子书顾问。

审计软件很难!有史以来受到最严格审查的智能合约居然有一个谁也没有注意到的小bug,后来有人确实注意到了这个bug,趁机窃取了5000万美元。如果加密货币爱好者搞一个1.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但未能对软件进行必要的审计,那么你对电子书审计的信心又有多大?万一该电子书作者在其版本中隐藏了一个递归错误,因而从你的以太坊钱包将毕生积蓄吸得一干二净,也许你宁愿自行编写还价软件合约,不是吗?

这种购书方式太复杂了!它并非不可信任,你信任软件(以及你在软件主导的世界保护自身的能力),而不是信任别人。


“我想看一看源代码,确保某人没有投二次票。”

另一个例子:区块链声称有望在管理不力的国家为投票系统带来的优势。“将你的投票记录保存在不属于任何人的防篡改的存储库中”听起来很好,可是那些阿富汗村民会从广播节点下载区块链,从Linux命令行对Merkle root进行解密,独立验证他的投票是不是统计在内吗?还是说他会依赖可信任第三方(比如管理选举或提供软件的非营利机构或开源联盟)的移动应用程序吗?

这些例子听起来很愚蠢――小说家和村民出钱请电子保镖黑客来保护自己,远离高明的智能合约窃取钱财或选票的恶意客户或非营利机构?你迟早会意识到这实际上是关键所在。在区块链世界,个人专门负责各自的安全防范措施,而不是依赖信任或监管。如果他们使用的软件是恶意的或有缺陷,本该更仔细地阅读软件。

底层区块链的整个世界观是错误的
你实际上一遍又一遍看到这一幕。区块链系统本应该更值得信赖,但实际上它们是世界上最不值得信赖的系统。如今,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三大比特币交易所接连遭到黑客入侵,另一个被指控从事内幕交易,堪称示范项目的DAO智能合约被掏空,加密货币的价格波动幅度十倍于世界上管理最不力的货币,而比特币这个加密货币透明度的“杀手级应用”几乎肯定是由牵涉纯属子虚乌有的几十亿美元的虚假交易人为支撑的。


区块链阻止这个人喷洒杀虫剂方面有多准确?

区块链系统无法神奇地确保里面的数据准确无误或确保输入数据的人值得信赖,它们只是让你能够审计它没有被篡改。在芒果上喷洒杀虫剂的人仍然可以在区块链系统上输入表明芒果是有机芒果的数据。腐败的政府可以创建一个区块链系统来统计选票,只为政治密友多分配100万个地址。章程用软件编写的投资基金仍可能将资金配置不当。

那么,如何建立信任呢?
以购买电子书为例,即使你用智能合约购买电子书,而不是审计软件,你依赖四个方面的其中一个,每个方面都有“老式”特征:智能合约的作者是你认识并信任的人,电子书的卖家声誉良好,你或你的朋友过去从这个卖家成功购买过电子书,或者你只是愿意希望这个人会公平交易。在每一种情况下,即使交易是通过智能合约达成的,实际上你依赖的是信任对方或中间人,而不是你审计软件的自我保护的权利,每个人本身就是孤岛。合约仍然适用,但承诺是用可审计的软件编写的,不是由政府规定的英文编写的,这让合约显得不大透明,而不是更透明。

选票统计方面也一样。在可以使用区块链之前,你要相信选民登记是公正的,只有合格的选民才能领到选票,以匿名的方式来投票,而不是收买或恐吓,投票系统显示的选票与记录的选票一致,没有额外的选票给政治密友去投。区块链没有让这些问题变得更简单,反而让其中许多问题变得更棘手,但更重要的是,用区块链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一系列破坏核心前提的笨拙的替代方法。所以我们知道数据条目是有效的,让我们只允许可信任的非营利机构输入条目,你又回到了老式的“经典”分类账。实际上,如果你看看任何区块链解决方案,势必会发现笨拙的替代方法,试图在无信任的世界重新创建可信任方。

加密货币中世纪系统
不过没有这些“老式”因素――假设你实际上试图依赖区块链的自我利益/自我保护来建立一个真正的系统,你就会陷入乱局。

圣殿骑士团实际上是某种银行系统

在800年前的欧洲,由于软弱无力的政府无力执行法律,而可信任的交易对手寥寥无几,结果盗窃猖獗,安全的银行业务成为空谈,人身安全处在刀光剑影中。这就是索马里的现状,在理想场景下用区块链来进行交易也是这个样子。

这是愿景。但没人想要这样的愿景!

就连最铁杆的加密货币爱好者实际上也更愿意依赖信任,而不是依赖他们自己的加密货币中世纪系统。93%的比特币由受管理的联盟挖矿,却没有一个联盟使用智能合约来管理支出。相反,它们作出诸如“稳定、准确的支出方面历史悠久”之类的承诺。听起来像是值得信任的中间人!

出售失窃信用卡和可卡因的可信任卖家

基于加密货币的在线毒品市场Silk Road也是如此。Silk Road的关键不在于比特币(这只是为了避免被政府发觉),而是让人们信任犯罪分子的信誉分数(reputation score)。信誉分数并不是由防篡改的区块链来跟踪,而是由值得信任的中间人来跟踪!

如果Ripple、Silk Road、Slush Pool和DAO都偏爱采用建立和强化信任的“老式”系统,外界也没有采用无信任系统也就不足为奇了!

以区块链之名,现在是时候丢弃区块链了
一个去中心化的、防篡改的存储库听起来像是一种出色的审计方法,可以审计你的芒果来自哪里、它有多新鲜以及有没有喷洒过杀虫剂。但实际上,食品标签法、非营利机构或政府检查人员、独立且备受信任的新闻媒体、信任举报人保护措施的工人、信得过的杂货店、地方非营利农民集市等等其效果好得多。真正关心食品安全的人并不因为可信任比无信任更好而采用区块链。区块链的技术混乱暴露了隐喻混乱,一名软件工程师指出,存储一批小型哈希文件的数据不会让芒果采摘者准确地报告他们是否喷洒了杀虫剂;他还指出为什么没有法规、规范、中间人或可信任方的点对点交互实际上是一种糟糕的授权于人的方法。
更智能化的农产品

就像农民集市或有机标签标准一样,许多真实的想法隐藏在背后。你是否希望有这样一种金融机构:从所有的传统方面来看安全、监管有方,同时还具有以人为本的优点?信用合作社的成员选举董事,处理交易的收入在成员之间分配。提走你的钱!偏爱通货紧缩的货币政策?中央银行的高官由当选领导人任命。想要让选举更安全更民主?帮助编写开源投票软件、出去登记选民,或自愿成为选举观察员!是否希望有一项可信任的电子书送达服务,收取较低的交易费,将更多的收入分给作者?你在购买音乐或书籍,直接向作者购买,或自行创办比外头更好的电子书网站,你可能已经在考虑规定的支付率了!

为消除信任而搞的项目之所以未能引起客户的兴趣,是由于信任实际上非常宝贵。一个无法无天、缺乏信任的世界不是天堂,而是加密货币中世纪地狱。在这个世界,自我利益是原则,生性多疑是的安全保障。

作为整个社会的一员,尤其是作为技术人员和企业家,我们要善于合作,善于建立信任,善于备受信任。我们不该将资源用于消除信任,而是应该将资源用于建立信任――无论我们是不是使用一长串顺序哈希文件作为自己的存储介质。

欢迎加入本站公开兴趣群
量化投资群
兴趣范围包括:量化投资,算法交易,金融建模,统计套利等等
QQ群 697033743
如果大家不明白什么是量化投资,在百度谷歌搜索一下“西蒙斯”就知道了,最近这哥们火极了!这套东西在国外的金融机构已经大量使用,随着中国金融市场规模日益扩大和趋于成熟,这套玩法最终肯定也能在国内转起来,我们一起学习切磋,寻求项目机会做一下,提升自己在这方面的技能,将来一起发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门频道

  • 大数据
  • 商业智能
  • 量化投资
  • 科学探索
  • 创业

即将开课

 

GMT+8, 2018-4-25 22:01 , Processed in 0.215101 second(s), 26 queries .